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练笔片段(系列四)




“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我不耐烦地摘下耳机,注意力还停留在手上游戏机的屏幕上,完全不顾身旁女性一幅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可是、可是我真的听到了啊!吵架的声音!”安茜抓着我的袖子,阻断了我继续打游戏的打算,“从楼上传来的!”

“我都说啦四楼没住人...你要是真那么害怕不如今晚回去好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可是下着暴雨的凌晨诶!你居然放心女孩子这么晚自己回家?!”
“我也没有请你来吧。”
“明明是家里一把雨伞都没有的你的问题。”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去睡我的床,今天我睡沙发行了吧。”我无奈地安抚毫无自觉穿着别人睡衣在男生家里过夜的安茜,看了看手柄还有电量,准备继续刚才的关卡。
“难道你一开始是要我去睡沙发吗!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待客之道啦!”她反倒在不知所谓的地方纠结了起来,直直地瞪着我。

自顾自地说有事情要讨论跑到我家里来的人是你吧……女生都是这么无法沟通的吗?我叹了口气,看她不得回答不罢休的样子,总算是明白不搞定那个所谓的奇怪声音她是不会去睡的了。

“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啊……搬进来快一个月了,难不成就是因为你才出现的声音?”我环顾了一圈四周,毫无特色的空荡荡的房间,墙上挂着的时钟指示着将近一点,地板上积了薄薄一层灰,似乎的确要打扫了。窗外下着暴雨,有点像电台收到的杂音的声响,无论怎么都找不到异常之处。

“我、我的原因......”安茜大受打击地垂下头,“就算你这么说......阴阳眼也不是我的错吧?不对不对!别随便推卸责任好吗?我是察觉到不对劲才来通知你的啊,我是好心来着!”

“只能看到听到感知到但是没有任何解决方法和自保手段的身为普通女高中生的你,怎么看也像是解谜游戏里总是作死从而带来新的证据和线索最后黑化死掉的flag人物呢。”我吐出一连串堪称恶毒的评价,歪歪头,“我可一点也不想当里面东奔西跑的可怜主角。”
安茜有些震惊地看着我:“等等你这个评价已经算得上是人身伤害了吧?绝对已经过界了吧?你为什么没有被人套过麻袋?而且我也不是游戏人物啊!”

我都那么明显地向她传达了不想搅进什么诡异事件的决心了,她怎么就是不明白呢?果然是标准女主的“不懂人眼色”的配置吗?
我回忆起曾经玩过的某款攻略游戏的心累经历,决定改变我们讨论话题的走向,不然她能就凭这个和我吵一晚上。“你是在学校里见到我身上有黑气缠绕然后实地到我家考察了一下,结果昨天下午发现四楼不太对劲,所以今天晚上非要留下来,于是果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是吗?”

“呃、嗯,就是这样,你说四楼没住人...但是昨天下午我明明看到有个女的进了四楼的门。”安茜打了个寒噤,“现在想来,那女人应该是死人吧。”
“那么,你又错把死人当活人,还认真地问人家这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粗线条也要有个限度吧。”
“和知道自己邻居有可能是死人还不打算搬出去也不打算做防护措施的某人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啦。”
“啊我再怎么疏忽大意也不会贸贸然跑到不安全的地方做调查的哦,尤其还是一、个、人、独、自。”
“我都是为了谁才这么做的啊?!”

互相瞪了一会,最后我败下阵来。“好吧,你描述一下他们是怎么吵架的。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你这'我看过攻略'的口气是怎么回事……他们吵得挺凶的,是为了孩子的事情。女方怀孕了要求结婚,但是男方不承认那是他的孩子......”
“哦,那就是那男的杀了他女朋友。”我一脸不感兴趣地打断了她。“把人分尸下水道再谎报失踪。”
“你怎么知道?!”安茜大为惊讶,“我可还没说完呢!那男的最后确实吼了'我要杀了你'……”
“我猜的啊,这不是很常见的套路吗?”我眨眨眼,“指不定还把女的肚子里的孩子给挖了出来……好吧我不说了。”被掐了一把,我郁闷地揉着手臂。“那你打算怎么办?听你之前说是一直在吵?”
“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他们的吵架声就像录音机循环一样,现在也没停......”安茜烦躁地抓着头发,突然大叫,“啊!你看外面!”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在我家楼上,亮着不详的血红光芒,两个剪影在相互厮打,健壮的人形手持尖刀,狠狠地捅向另一个人。

“快、快去救人啊!”安茜蹦了起来却被我一把
拉住,摔在沙发边上,“你干什么啊!”
“蠢吗你,怎么看那两个人都死了吧。你上去想干嘛?给死人劝架吗?”我毫不留情地毒舌似乎让这个家伙清醒了一点,她呆呆的样子讲真丑死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她茫然地问我,这时候倒是装起可怜来了!?
所以说,我不想卷进这种事情里去啊,我重重的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