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此号用于随笔、大纲、脑洞堆积
刀剑已退 长文已坑(都是垃圾运营的错

夜谈


如有ooc请见谅 是刀
安库特x法斯








来说一点过去的事吧。

法斯坐在长椅上,突然这么说,手里握着那把最轻的刀,半低着头。

原来他没有睡着。我这样想。

我第一次在冬天巡逻的时候,跟在安库特后面,觉得他就快和风雪融为一体了。那种白色是会吞噬掉一切的,春天也好,月人也好,世界也好。就连光都被困在雪里面,不停地反射却逃不出去。所以安库特也被困在冬天。因为他的确是只在冬天醒来的宝石嘛。

那时候我睡不着。得到了新的手臂后就更睡不着了,应该是我体内的微小生物换了环境改变了习性吧。我学着安库特那样去挥舞武器,打破冰层,合金的手臂很重,没有办法维持着一个稳定的形态,明明很努力去做了,进步总是很少。我啊,真的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想要像安库特那样帅气地打败月人,明明硬度和我差不多却那么强大,在纯白的世界里闪闪发光,得到老师的称赞……有一点点不甘心呢。

结果依然是笨手笨脚地踩坏冰层,双脚也没法习惯在冰层上跳跃,四肢不协调动作跟不上,给安库特添了很多麻烦。

啊,不过现在好多了,我已经可以一个人去完成冬天的工作了。法斯用他青蓝色的眼睛笑了笑,明明是不熟悉的样子笑容却一如以往。

说到哪了?啊,安库特。他虽然冷淡了一点,但是教我很用心,不过我这么笨的学生不用心不行吧。安库特他最喜欢老师了,所以对老师的要求总是尽求完美。结果把我丢掉手臂的责任归咎于自己,很是沮丧了一段日子。
我倒是觉得换了新的手臂很好。可以变化成各种形态,也不怕摔碎,挥刀也更有力了。这是我变强大的一种方法嘛,伴随着失去才能得到呀。

就是那个时候没能伸出去救回安库特。这大概是我唯一怨恨这手臂的一点了。

我看向法斯,发现他脸上并没有可以称得上是怨恨的神情,反倒更像是寂寞。

因为手臂很重,抬不起来,追不上去。他喃喃,我失去了安库特。

后来我等了一个冬天都没有遇到那种新的月人,我发誓我一定会等到它们出现,把安库特完完整整地夺回来。无论等多久。

现在我已经不会因为冬天到来而困倦了,因为改变了太多吧。手脚和头颅,连想法都改变了。我居然怀疑起了老师,居然认为我们和月人是能够沟通的,居然想知道月球上有什么。

我好像变得不是我自己了。法斯法菲斯特会想那么多吗?他不是个三百年都没有工作的傻瓜吗?他就是最脆最弱的那个家伙呀。

法斯面无表情地说,这个时候他的确不像是过去的法斯。他像风雪塑造的冰川,比我们都要更坚硬,只能依靠排除了感情的温度维持。

我很累,可是却睡不着。想着第二天要是月人来袭就好了,最好是新式的,要从玻尔茨那个战斗狂手底下抢到和月人说话的机会,想要推敲出老师到底隐瞒了什么......我真的很累呀,我连去见辰砂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一定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夜晚的海边巡逻吧……我差点就忘记他了,和他的约定也拖了那么长的时间,我真是个卑劣的家伙呢。

法斯又笑了,这次的笑容是全然陌生的。像是乌云堆叠的天空,似乎要从中落下冰雨来。

哎呀,法斯前辈还没有去休息吗?从走廊深处传来了疑惑的询问。他也成为前辈了吗?我为诞生了新的同伴感到高兴。

就去睡了。法斯回答道。随后他告诉我那是新的摩根石。

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法斯对我说。晚安,安库特。

晚安。我同样地回答他。尽管我知道他听不见。









------------------

吃我一记冰刀!(滚
他们真好
满足了我爱吃的阴阳相隔be向cp(x









我呢,是上了高中之后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阅读”这个习惯的。我的同桌家里除了课本之外就没有任何书籍,甚至没有杂志,除了学校要求阅读的名著之外她不曾读过别的什么书。
自己成长在一个拥有浓厚阅读氛围的家庭里,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人都是会读书的,并且以为就像所有人都要吃饭那样的日常化。当知晓这世上还有不读书的人,而且还是大多数人,不禁怀疑起了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

过去的思考方式到如今变得宽容一些了,读书不是日常而是消遣,还是大部分人不会选择的消遣,这才是现实嘛。
高中时候一个班里大概有三个人会读书,拥有共同爱好的人相处起来自然比其他人更紧密些。因为聊天时抛出去的各种梗是因为不被了解而没有人接实在是太令人沮丧了。结果,被暗地里议论的我们三个人获得了一些打趣的外号,倒也不是恶意,更像是一种区别的标签。他们视我们这些愿意花费时间和金钱在书籍上面的人为怪人。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尚在学生时代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读课外书有什么用?”,消遣只要有趣就足够了。可惜的是,没有阅读习惯的人看到大片的字就会头疼,更别说从里面获得些什么了。
反正要是我活在一个没有书籍的世界是肯定不行的,那个世界大概就是一个空白一片、毫无内容、无趣到极点的样子吧。

在官网上根本没找到镰刀娘棺材婊这些怪物的图    靠手机截图画的

其实在仔细观察前我一直以为死士是男的......

讲一个过去的自己和十年后自己的故事

十年后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哪种人

互相讨厌着   但过去的自己温柔的原谅了未来的这一切

而未来正是讨厌着这一点

(手上的红线是连接双方的生命线...

我在说啥......

翅膀

沉睡

然后死亡



其实我不想杀他。
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我还在那么想。
包里的刀是上周末新买的,刃口发涩,我触碰着铁的质感,还是放弃了尝试划破表皮试一试能不能给他留下一个完美伤口的想法。

死。死杀死他用新买的刀死割断他的颈部让血喷射出来死死死死死落了一地死他很惊愕但已经说死不出话来我死死死再给他心脏补死死上一死刀一刀又一刀死到处都是死血血血血血、他很痛那不就对了吗血血哈哈哈哈哈死去死吧去死去死去死我杀了他杀掉了终于、———
我的思绪戛然而止。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啊,我在笑?脸上肌肉好酸...我为什么会笑呢?”我自言自语。
太奇怪了。我又不恨他,也就不能从他死了这个事实获得什么愉悦感,那我脸上的笑容是怎么来的?
不过,刚刚的臆想的确很让我愉快。莫非,我就是那种幻想着杀人的场景就会兴奋得不能自己的精神变态?真恶心。不不不我才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想杀人想得不得了,甚至终于付诸于行动,和那些追求猎奇的怪人才不一样。
没错,只是杀死什么的这个事实令我愉快罢了,我所追求的是切断生命的那个刹那,凶器触及人体,施加暴力的时刻,掌控着一个人的生命也就是未来的时刻,那就是我追求的至高无上的幸福。

没有办法啊。我自出生以来,就处在这种类似鱼渴求延命之水的状态里。一天天行尸走肉般生活着,一天天被周围的空气逼迫着,内心的空洞快要将我自己吞噬。杀意已经凝成了黑色的水,从那个洞里溢出来,要吞没一切了。
我非杀掉什么不可。但未必是人类,从现实因素来考虑更不会选择与自己相识的熟人了。

但是,思来想去,我也只能选他了。
因为他家离我家很近,顺路还能去便利店买好明天的早饭。
就是这样,我在黄昏时出了门,带上垃圾和刀,准备去两个路口外的他的家里杀人。

非常日常的一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也不过是恰好想到这件事,如果没能成功,就买他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巧克力去医院里向他赔罪好了。我连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

但我没想到,在第一个路口我就被一辆刹车失灵的轿车撞飞了出去,装着刀的包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