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四十四)


巫女与审神者对视,只在那红眸里看到神一般的冷漠。

他并不是因怜悯而想要为自己开脱,也没有追寻自己动机的好奇之意,他发问,仅仅是追求答案,但对答案本身并不在乎。

“妾身,一开始就被鬼迷了心窍吧。”许久,她将白嫩的手指缩回袖里,喃喃自语,“或许从一开始就做错了。毕竟那时,陪在妾身身边的只有妹妹。尚未成年便同妾身被家族放逐至此,妾身亏欠她良多。”

她开始哭了,缓缓地像是身体某处痛得很,抑制不住所以整个人蜷缩着,倒伏在地上。


一开始?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她将血滴在纸鹤上的时候,还是她替妹妹做下决定的时候,亦或是她决意向政府实权阶层进发的时候?审神者搞不明白这一团迷雾,他的世界一向简单直白。接受,执行,再没有其他。

“您觉得那位审神者她做错了吗?”沉默了一路的山姥切在黑暗里跟随着审神者行走在地下的石阶上,心里还是憋不住问了出口。

想要试探、想要了解审神者的心情,在知晓了那样一场悲剧之后,会怎么看待审神者这个位置呢?心里又是否将这一切归结于付丧神呢?或者,对时之政府有什么怨言呢?

“做法,和对错无关。”审神者回答,“目的和结果,才是最终的裁判。”

他们和身着鲜红狩衣戴乌帽的处刑人员擦肩而过,那些人像是非此世的亡魂,面孔模糊而苍白,举着幽蓝颜色的灯火,连成一片宛如游蛇。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哪怕行走在不见周遭的环境,山姥切仍然向着披风下躲,“您...觉得我们伤害您的事情是可以原谅的吗?假设,我们也像那样地以为您着想为目的。”


审神者明显地愣了身形,被提醒了糟糕的过去。

———我喜欢你。

———你也想离开这里的吧?

———我的确利用了你。可是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到了。为什么还这么难过呢?

———你从我这里学到了很多...爱和恨,欺骗与谎言,你所欠缺的一切我都为你补足了。恭喜你,成为了人类呢。


审神者头一次清晰地体会到“悲伤”的含义,迅猛地从心脏蔓延开来的剧烈疼痛感令他下意识地抓住了山姥切国广的披风,哽咽着喘气。

手足无措的山姥切在临近地面的光源映照下看到了审神者明显皱起的眉和像是要哭出来的神情,他不知道哪个字眼令审神者如此难过,结结巴巴地安慰道:“我、我只是假设,您放心,我们不会再伤害您的!绝对不会!”


果然,就算是不死,还是被我们的做法深深伤害了啊.....金发的俊秀青年心疼地拥住审神者,现在看来,主上的冷漠或许只是保护自己的屏障罢了。这都是我们应得的,被主上排斥、畏惧、憎恨,只要能让审神者打开心扉,怎样都好。


平复了一会气息,审神者从山姥切的怀里挣开,重新捡起了思维的运作。

时间应该快到了,医生还在外面等着。他转身的动作被山姥切看作不好意思,面对青年的关怀话语,审神者用以一贯的沉默应答。

但是为什么他还在说?我应该打断他吗?审神者看到医生之后,想要问话但被“等别人说完再开口”的认知阻止,陷入为难。


--------------


我爱被被    被被超级棒超级暖!(当然是作者的私设www)

你们的讨论好严肃啊烂作者有点怕怕    毕竟作者就是辣种三观不太正的人

不管反正小姐姐没戏份了    还有你们怎么会认为医生不错,他心更黑啊

评论(1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