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四十)




一日一日转瞬即逝,审神者在短刀们想要玩雪的要求下将本丸的自然变换景趣定为了冬景。没有了庭院里植物的枯荣变化,似乎时间都停滞不前,审神者依旧一件单薄的白色浴衣,赤裸的手脚像是感受不到冷暖。

细细的小雪宛如在黑夜里闪烁显现的星子,无处不在,定睛一瞧却又融入了视界,失去踪迹。水潭上栖息着如雾般的薄冰,石上的青苔和雪对映着显出一副山水画的静谧美。入目皆是纯白的世界,本丸整个换了个感觉。似乎一切悲伤都被清净的雪掩埋了。

没有出阵的短刀们此时正在打雪仗,仍然光裸着大腿的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难得的,本丸再一次出现了纯粹的笑声。

“主想要一起去玩吗?”长谷部跟着审神者端坐在廊下已经许久,在心里翻来覆去地组织着语言,“不过您得换件厚衣服。”
自从审神者被昏迷着送回本丸,他们对审神者身体健康的关心程度就上了一个层次。总是说着自己不会受伤的人却被病魔打倒,更加加深了他们的自责。

实际上他们在时间的流逝中早已接受了审神者。一开始保持的距离给了身心俱疲的他们足够的安全感,接着又以强大的力量威慑他们,态度是那样的包容,被伤害了数次都不曾以碎刀反击......
即使那不过是冷漠。即使那是因为毫不在意。
他们已经受够人类的反复无常了,这样的审神者也不错。

所以不要再渴求更多了!长谷部狠狠在心里警告自己,自己能够侍奉主上,已经足够了……

“你们不会、冷吗?好像,你们也没有换、厚衣服。”审神者提出的问题让长谷部哭笑不得:“付丧神是不会冷的。但是您不一样啊。”

审神者点点头,继续注视着庭院。
在旁人看来只是发呆的行为,长时间维持着也会引来疑问。长谷部满腹疑惑,不知道审神者到底在看什么。

审神者手边是数只红色符纸叠成的纸鹤,那是时伊特意请役人送来的,据说对审神者的失忆有帮助。
长谷部猜测那可能是用来封印那个灵体的道具,因为自从审神者回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那个女孩。

“您真的不去玩吗?偶尔放松一下也很好呀。”长谷部斟酌着,再一次发问。
本以为会得到诸如“没兴趣”之类的回答,审神者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他们的兄长,会不高兴。”

“他们害怕我。希望、隔离我。和短刀接触过多,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明石国行,都会不开心。”审神者解释道。
“我会和他们谈谈!竟然对主上有怨言……”长谷部悚然,暗悔居然令主上直言了不满。
“为什么?”审神者不解,“这不是很正常吗。”

----------

我所处的时区和你们不一样所以今天没有迟到哦(●°u°●)​ 」(不要脸

评论(1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