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三十九)




审神者再度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又亦有如梦初醒之感的时候,已经是回到了自己的本丸了。
他被塞在被褥里,身上汗津津的,额头上搭着一块半干的毛巾,像是生病了的状态。
房间里充斥着沉闷的空气,光线暧昧不明,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审神者感到些微的不适感,可实际上是根本连手都抬不起来的情况,嗓子也失声了。

怎么回事?审神者的记忆只持续到和巫女谈话的情景,被樱花花枝剪切得七零八落的蔚蓝天空的深刻印象突突地跳着,打扰着他的思路。

夏...夏意。我看到他了。已经死掉的人。幻觉。幽灵。梦境。不存在的。不应该存在的。
体力似乎已经恢复,审神者撑起自己的身体,眼前一阵阵发黑,手臂从不断颤抖到镇定,他喘了口气,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

变大了。手指变得更纤长,骨节更加突出,头发也累到了脖颈,审神者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连药研进来都没发现。

“您醒了!”药研快步走到审神者声旁,抬手试了试温度,温声道:“好像已经退烧了,不过大将还是躺下休息比较好。”
我怎么了?想要开口却发不出声音来,审神者咳了几下,药研连忙把温水送到他嘴边。

“您被送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晕过去了。数珠丸殿说您的身体出了问题……是在战场上受伤了吗?”药研拧了拧毛巾,“大将您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吗?居然就一个人去了合战场...”说到这里,他想起本丸里似乎也没有谁能够令审神者敞开心扉,闷闷地把话吞了下去。“就算您说您不死,也请别那么肆意。”

审神者咽了口水,咳嗽渐渐止住,说:“没事,不、会影响,灵力供应。”

“我不是那个意思!”药研不知是惊慌还是愤怒,面对用毫无波澜表情说出诛心话语的人,又觉得任何解释都不入他的眼中。

审神者压根不在乎他们是怎样看待他的。巨大的挫败感和无力感堵得药研胸口发闷。

“都是一样的。亲近也好、关心也好,毫无来源的情感,我不明白。只能用、为了维持灵力供应解释。”审神者想了想,难得的打了个比方:“就像、为了继续保持我的最佳状态,他们会,定时检查我的身体。我知道,他们讨厌我,认为接触我就、是接触死亡。不过,哪怕是这样,那时我也想能多和他们相处一会。”

“可是大将,我们和人类不一样。我们是刀剑,是带来死亡的事物,唯一不会挥砍的方向就是主人的方向。”药研摘下眼镜,端正坐好,“即使...我们曾经失去作为刀剑的自觉,有些事情也是本能的。服从您,爱戴您,尊敬您,只要承认您为主,这都是理所当然。”

看着审神者无动于衷的神色,药研苦笑道:“您不相信吗?”
“不,我只是,无法理解。”审神者目光散漫,缓缓说起了自己才想起的过去:“虽然,我也是服从命令。但是我没有你们的那种情感。他们是这样要求的,不会因为战场的惨状而动容;不会因为战争的残酷而怜悯;不会因为胜利的来之不易而喜悦。除了执行任务,就是被放在白色的房间里。和你们,好像有点像。”

“可我就是无法理解。那个时候也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什么的。那是什么东西?”审神者的话语里逐渐掺入了一些情绪,不是疑惑,反倒类似愤恨。

“后来...后来,果然也没有留住。未来被毁掉了。”吐出最后一口气似的,审神者喃喃。药研看他变得茫然无措的表情,伸手盖住他的双眼说:“别想了,您好好休息吧。”

手掌上传来濡湿的感觉。人偶一般的审神者,也是会流泪的吗?


-------------

昨天沉迷学习(补作业)没更 以后有时间再补吧 顺便说一下 五六月份考试很多 这种情况可能时有发生
本文没有fgo相关
纯粹作者原(nao)创(dong)

再统一感谢下上节留评的小伙伴  昨天实在没时间回复了www原谅我吧

评论(1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