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三十八)



挂断了通讯心情不佳的巫女决定去找审神者再聊聊,她一向如此,只要有好看的人在,饭都可以多吃两碗。

然而在见到审神者身边微笑着的青年的刹那她转身就走,唯恐避之不及被盯上。

但还是晚了一步,视线所及之处发生了扭曲,血从记忆的缝隙中涌了上来。时伊咬咬牙,默念着咒文,努力争夺自己的意志使之不被操控。
太大意了!巫女梗了一口气,气急败坏地寻找外来精神主体的存在。人也好神明也好,只要是有意志的东西对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掌控力总是比外来者强许多的,只要抓住他......

天空不知何时暗沉成一片血红。这里不再是她熟悉的地方,而是许多年前她执行任务的某个本丸。
“姐姐、姐姐!”从建筑里、树荫中、围墙上爬出来的许多拥有相同面孔的女性穿着破碎的巫女服,浑身血污嘶声力竭,“为什么要杀掉他们啊!为什么要逼我碎刀!只不过是坦诚了容貌、只不过是交付了信任而已啊!我做错了什么!他们又凭什么要受到惩罚!”

你没有错,错的是时之政府......
时伊把一齐涌现的情感压下,手腕翻转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朝左肩狠狠刺了下去!剧痛如丝线绷紧了理智,幻视褪色般消失,只剩下那名青年温柔得无懈可击的微笑脸庞。

他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多管闲事。”

示威?那你可就搞错了。我啊,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己为是的家伙!时伊满脸冷汗,同样微笑道:“窥视他人记忆的卑鄙之徒,何来脸面做这样的要求!”

“呵。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不自量力的家伙。自己的心都如累累危巢,还要同情他吗?你知不知道在你的本丸里对你心怀恋慕的付丧神有多少?猜一猜他们会不会,就像你所见过的那些事例,积年累月地把神气灌注到你的身体里,最后将你神隐?他们又会不会看不惯你曾经杀死过那么多同类,最终反叛杀死你?你也知道,神明都是任性妄为的家伙,根本不能完全信任...”犹如恶魔的言语完完全全揭示了时伊内心最隐秘的想法,她惨白了一张脸,看起来摇摇欲坠。

虚幻的青年外表是那样的无害,似乎全身上下都没有棱角,但四周弥散出的恶意宛如海潮。“你当真没有怨恨吗?失去了亲人,被永远禁锢在审神者的位置上,余生只能在这座建筑里度过,你是囚徒,他们都是看守者……你不想逃出去吗?”

不能被挑拨了!这男人,是恶魔!时伊感到心中的恶念蠢蠢欲动,咬噬着要脱出躯壳。她终于明白寄居在审神者心中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人的精神残留!通过以自身为诱饵,她成功了解了那意志的本质,所以,也到结束的时候了……

“通。”她低喃了一句,晕了过去。
已经遭受侵入的精神世界要再承受一个外来者,哪怕是强悍如她也吃不消。

“夏、意?”审神者突然出声,因为眼中世界的改变而些许惊讶。
一切都结束了。审神者想起了一切,又在转瞬间全部忘记。

-----------------
小姐姐示范正确的打boss技巧

昨晚,一不小心弄下来一块牙结石 牙齿间一条好大的缝 然后作噩梦 梦到牙从牙根那里开始碎掉 一开口都是血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