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三十三)



莫名有些雀跃起来的审神者在以三日月为首的付丧神们前来谢罪的时候简直像是事不关己似的平静。
没有辩解地跪伏在榻榻米上的付丧神们之中,夏凉带着像是头一次参观博物馆的孩子的笑,欣赏着他们忐忑的脸色。

“......您要如何处理,我们都没有怨言。”
最后一期一振低声说,语气里充满了绝望。在袭击审神者的付丧神数中,他的弟弟们占比不少。可如果不能平息审神者的怒火的话,剩下的人要怎么办呢?毕竟,他们的生死就在审神者一念之间啊!

“处理?”审神者看看夏凉,又看看他们,不太明白为什么一方笑得春暖花开另一方如丧考妣。“是说、那些晕过去的?”

“没关系。”想起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审神者直接套用当时的回答。“我不会、死,不会痛,所以没关系。”

可那怎么一样?当时他们尚且对陌生的审神者充满敌意,现在大部分付丧神早已接受新的主上,伤害了自己主上的刀根本就是暗堕啊!

所以是被彻底拒绝了...审神者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他们。不在乎的东西当然是怎样都好。
三日月心里一片冰凉,目光触及跑到审神者身边坐着的女孩,和那鲜艳颜色的瞳对上,明确地读出了嘲笑的意味。

他就是这样的存在啊,不会因为任何事任何人受到触动,永远都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就像一开始我见到他那样。夏意想,没有心的人,你指望他敞开心扉?

我做了那么多才让他拥有的“心”,就是令它消失都不会给你们!

“呐呐,没事了吧?陪我去看蝴蝶吧!”夏凉直接邀请道,带着审神者一起走到庭院里去了。明明是同样的笑颜,映在付丧神眼里却有了恶毒的印象。

男孩女孩亲密的背影就像携手离去消失在光芒里,留下相当失落的付丧神们。不被主上承认,不被主上接受,不被主上原谅,那种撕心裂肺的沮丧比身体上的痛感更甚。

“三日月殿,我们应该怎么办?”烛台切的话语里充斥着无力感,“他们现在暂且安置在侧屋,由太郎太刀和岩融看管。虽说看起来没有问题……”
“当时有谁知道鹤丸殿带主君去锻刀了吗?”三日月打断了他的话,问了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看大家纷纷摇头,三日月思索了一会,道了一句原来如此。
“那个灵体怕是有着操纵记忆的能力。当时去袭击主君的,大多都是被逼着带伤出战过的,有的还被威胁过碎刀……”三日月缓缓道来,“因为赌刀遭受的伤害记忆恐怕很难忘吧。只要稍加诱导...不,说到底还是我们的问题。”

“是我们,仍然沉溺在过去。”莺丸接了一句,少见的感伤情绪外现。
“但是就算如此,对上那样的对手,几乎也是被逼着面对过去的阴影吧。”大和守安定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更何况主上明显更信任那个人。”

“也不一定吧?”鹤丸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主不是才锻出数珠丸殿吗?自己亲手锻出来的刀,总是更不一样吧?”

“可是数珠丸殿如何才能相信我等。”一期一振无奈道,“他可是目睹了我们伤害主。”
“只能坦诚相告请求帮助了。”三日月摊手。

---------------------------

看了下前面的文段
放飞自我代价就是各种bug 等写完大修一次吧
讲道理刀剑和夏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许过几章会有可爱的女婶配角出场?


评论(1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