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三十二)



夏意的能力是操控人的精神和意志,但在以残片寄居于审神者精神中的如今,他能够做的仅仅是暗示和诱导,好在这里的付丧神们或多或少都有心理问题,实施起来也没有多少难度。

上一任审神者将锻冶室扩建得很大,鹤丸饶有兴趣地听着刀匠向审神者介绍锻刀的流程,敲了敲一块玉钢,笑嘻嘻地催促审神者赶快开始。
“可是本丸里,刀帐已满。再锻、毫无意义。”审神者记得培训的时候教过,本丸里已有的刀是不会再次被唤出人身的。
“刀帐是记录本丸的持刀历史,不是描述现在本丸的情况。很多刀只是曾经存在过而已。”鹤丸想起因为不愿放弃自尊而被逼碎刀的物吉贞宗和不动行光,叹了一口气。
为了不让他们再次遭遇那些事情,即使出阵带回了不动和物吉,大家也都会默契地隐瞒下来,哪怕被审神者惩罚都不愿他们再来到这个本丸。

“审神者大人可以先测试一下血统,小试一把。”三头身刀匠生起了火。
“血统?”审神者又听到一个新的词汇,打算回头去问问医生。他对着四种材料发了一会呆,在刀匠开始公式化的介绍政府又推出了什么什么的限锻活动时,梦游一样选定了材料的数量。

选择和决定,是这样的感觉啊。审神者觉得此时就像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疼痛一样的新奇,令他有了一种想要珍惜的冲动。
那一次是什么情况来着?好像是被弹片刺穿了腹部,造成了大出血。难以想象身体里面含有那么多的血液,让他错以为自己的身体是由血构成的。

“您要使用加速札吗?”刀匠的提问打断了他的思路,看鹤丸一副见鬼了一样的表情,审神者还以为锻刀失败了。
哦,不对,好像只有刀装才会失败。不过审神者看着显示的倒计时,又不确定起来。

9:59:35……?
哪把刀要这么久?审神者怀疑是锻刀的过程出了问题,于是抽出一张加速札投进火里,意图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名为数珠丸恒次。人的价值观的数度变化的漫长时光中,追寻佛道至此而来。”
伴随樱花花瓣飘散开,出现于审神者面前的付丧神自光芒中走出,低垂着眼帘,轻声说道。

头发...好长啊。审神者的注意力完全被数珠丸那一头长发吸引,又看到他身上缠绕着的佛珠,问鹤丸:“僧侣都是、长头发?”

尚未得到回话,数道飞矢般的杀气和刀芒贯穿空气而来,鹤丸拦下一些,还是没完全护住审神者。
“咳、咳咳咳...”审神者呛了口血沫,看着已经出现暗堕倾向的几位付丧神,无机质的视线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会像时间溯行军那样刹那间就消失吗?畏惧的情绪达到顶点反倒助生了狂气,他们对视一眼,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彻底杀死审神者。
无论是什么妖魔鬼怪,被砍碎总不可能再活过来吧!

神想要一个人的命本来是很简单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刀剑所化的神。
可在神之上,还有规则。

站在倒了一地的付丧神们中间,审神者把他们的本体从身体里抽出,无视鹤丸和数珠丸关心的话语,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我,真的可以做到除了杀戮之外的事情……原来除了杀死,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太好了。

------------------
又一次迟到= =原谅我吧
谢谢昨天给我加油的小天使们(≧∇≦)
看文愉快啊~

评论(3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