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十三)



“记忆吗?为什么说是被拿走了?”医生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用词违和之处。
“...不、知道。”审神者低下头,目光投向地板,“我、应该记得吧?名字。因为、只有这个,缺少了。很、奇怪,吧。”

医生从公文包里拿出平板,查询起之前的记录:“的确。在我们之前的对话里,你一次都没提到自己的名字...不,应该说是巧妙的避开了需要回答名字的时候。”医生手指抵着下颌,有些想不通。“你不说的话,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呢。”

是暗示。偷听的三日月和从事心理咨询相关的医生立刻明白了审神者目前的状态。
不仅有着“忘记自己名字”的暗示,还对所交谈的人也施加了“无视其怪异”的人暗示,倒不如说是“咒”更合适了。

“啧。我去问问那些个巫女有什么看法吧。除此之外,你没什么问题吧?”医生一脸严肃。

审神者不明所以的视线令医生叹了口气。

“虽说政府对你的处理也只是资源的最大化利用,但你也只学了一个月的灵力使用,在这个本丸里会遭遇什么,我们也不能预料啊。本来要你做审神者的工作也不太适合,你恐怕,还是更适合上战场吧……”
“不是、需要我,在阻止暗堕失败的时候,把所有刀剑付丧神,杀死、吗?”审神者问。

气氛一时间恍如凝滞。
“...可你做得很好。”说到这里,医生也不明白:“明明你的灵力资质不强,是怎么把那些暗堕付丧神净化的呢?”

审神者摇头。

“不管怎么说,政府也不可能放任你不受任何限制。这是新的抑制环。”医生看着审神者戴上,“不过那些人也不一定理解这个对你来说没什么约束力就是了。”
“我、答应的,都会、做到。”审神者乖乖的样子和人偶无异。

医生看他这样,无端地觉得,他们这些所谓在与时间溯行军斗争的战场上救了这个孩子的人,都是恶人。
所以留下了“过几天记得参加审神者的例行会议”的讯息后,医生急匆匆地离开了。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些从头听到尾的付丧神们悄悄展露的刀光。

“审神者大人是不知道结界不隔音,还是故意威胁我等呢?”三日月坐在障子门的另一边问,眼神晦涩。
“虽说您确实很强,可是要斩杀所有的付丧神,也还是太过夸张了吧?”小狐丸说。
“难道就没有和睦相处之道吗……”江雪左文字低声呢喃。

“威胁?我、没有。只是,说出事、实。”审神者说,“要求是,阻止、付丧神暗堕。如果失败,将这里、所有,都除去。”
“也就是说,您随时有可能将我们当成敌人吗?!”三日月的语气突然激烈了起来。


---------------------------
吃了一天太芥的刀
生无可恋
犹如雪上加霜的是
被发现我在微博开车一事
收到来自友人的微妙笑意
以及男友不敢相信的问话
呜呼、羞愤欲死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