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十二)



三日月最后留下失魂落魄般的审神者在走廊。

果然...失忆真是个彻底的手段啊。
还是说,有什么失忆的必要吗?
能被政府派遣来管理这个黑历史诸多的黑暗本丸的审神者,隐藏的秘密也不少。那么,政府应该会留有监视的手段...
“那么,诸位想好了吗?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这位审神者?”三日月宗近姿态优雅地坐下,“推测明天,使用了封禁力量的审神者就会迎来政府的役人,而我们...是否有必要维护他呢?”

坐满一室的付丧神们小声地讨论起来。
“身为刀剑,却需要主人来保护,本来就是失格。我们被铸造出来,就是以己身去与敌人战斗的吧?那么这样说的话……”和泉守兼定托着下巴,“不正是证明我等的好机会吗?”
“我反对哦,兼桑。”掘川国广在一旁笑着说:“兼桑是忘了那个用苦肉计的女人了吗?人类归根结底还是不可以相信的。”

“可是这个审神者真的是人类吗?”鹤丸想到那堪称可怕的恢复能力,“加州可是割破了他的喉管吧?如果砍下他的头,会不会死呢?那天看到他还活着,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鹤丸殿这话说得也太过分了。”加州清光嘟囔了一句,“不过主上真的需要我们的保护吗?”

“也是呢。”
“那种能力闻所未闻。”
“所以我们完全不被那位需要吧?”
说着说着气氛又沉寂下去,比起被人伤害,不被需要的事实更给刀剑付丧神们沮丧感。

连只是被赋予了人形的刀剑都希望被主人所爱,那么那位审神者又是怎么会说出“喜欢是什么”这种话呢?
三日月有些走神。

最后没能统一意见的会议不了了之,而役人也比想象中来的快。
尚在清晨役人就敲响了本丸的大门。
但是和一般的穿着西装或是神官服的役人不一样的是,来者是作一副医生打扮,眼镜底下的眼睛完全没有以前那些人常有的畏惧之情。

就算不怕传言暗堕的付丧神,就人类贪生怕死的本性来说,也不应该以平常的态度对待审神者吧?
渡过漫长岁月的付丧神们不约而同地疑惑着。

在进入二楼后,役人随手布置下结界,叹了一口气。
“连灵力结界都不布置,你真的不担心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付丧神杀掉吗?”
“......”审神者仅仅是注视着他,问道:“医生、怎么,来了?”

“政府要求我来检察你现在的状态,搞得一副我就要英勇就义的样子……唉,你倒也真会给人添麻烦,为什么把封禁环弄坏?”医生扶了扶眼镜,“你不给个好理由我很难向上面交代啊。”
“战场上、使用能力,是允许的。你说过。”审神者一板一眼的回答。
“我那是怕你被诱拐到战场上被弄死了……算啦,谁能杀你这种怪物?”医生摇摇头,“你的身体怎么样?”
审神者说:“我觉得、记忆,被拿走了。”


-------------------------------

医生不是不怕死,只是你们要相信为了真理和科学献身的人是存在的....
今天补完了文豪野犬,对于吃太芥的我来说,每一次有关芥川出场,就是官方在插刀
一刀又一刀,好痛啊
求推荐一点甜一点的太芥粮
要不然我只能在这篇文里发泄了(滚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