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授权翻译】Broken Bough by bombcdollar



1.授权&目录
2.安利兼存档用,翻译多有谬误,为获得更好阅读体验请往原文 请顺便给作者留下kudos
3.双王子真的特别好磕求你们来吃一口啊啊啊

--------------------



“我很害怕,洛里安。”
“我知道。”

他看着他弟弟那纤弱的手指伸展,纸一般苍白,在黑暗中几乎微微发着光,颤抖着。坐在那张巨大的石质王座中的洛斯里克看起来那么瘦小,那本是设计给更高大、强壮的人的椅子。

“如果会疼怎么办?”

传承火焰的灵魂无法死去。这是他们曾受到的教导。他们停滞了,为一个新的时代提供养料。永恒的燃烧。

如果疼痛永不停息呢?这是个无法问出的问题。他在洛斯里克的声音里听到了。余烬开始从下方的篝火升起,向上漂浮,似乎要耗尽这巨大空间内的所有空气。洛斯里克的话深深地影响了他,怀疑压在心底,怀疑他们将长时间地遭受这个,但是对“假如不坚持下去将会发生什么?”的恐惧鼓动他们继续。

当余烬将要接触他们时,洛里安伸出手,紧握着洛斯里克细瘦的手腕,搂着他的弟弟。下方的火焰猛烈燃烧,呼啸而上,那是一种暴怒的、被夺去了一餐盛宴的火焰,它们马上就消散了,变成了灰烬。黑暗似是牢笼包围了他们。

—————

城堡的餐厅人满为患,各位王室成员、骑士和将军,法师、仆人和前来参与庆典的客人们填满了这儿。厚重石墙既无法锁住恐惧的哭号和来自下方仪式进行的疼痛呼喊,也无法掩盖庭园燃烧的声响。酒液四溢,人们大声争论着,没人看向国王。他看起来不怎么好,皮肤发红、皲裂,一只眼瞳扩张成墨黑的洞。他笑着,但看起来像龇牙咧嘴。到处都找不着王妃。

洛里安从可怕的疼痛中醒来,他连叫都叫不出来,双腿无法移动,感觉像是从龙背上摔了下去。治疗师信誓旦旦说找不出受伤的地方,仪式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他的弟弟也没幸免,但情况要更好些。洛里安立马拖着身体把他弟弟抱在怀里,又一次昏了过去。

尽管如此,他们的父亲仍然坚持要他们出场。洛里安穿上他的仪式盔甲,拖着他自己、他的剑和他的弟弟到大厅里去了。当他出现的时候,大厅里一片寂静,就像是神殿里的黑暗一样沉重,那种明显的失望之重。

桌椅奢华,食物还冒着热气,可没人去碰。洛斯里克低头坐到了他的椅子上。因为要伪装成还能说话的样子来让洛里安安心,他一言不发。洛里安坐在旁边,握着他的手,用拇指抚摸着另一人骨瘦如柴的指节。他们能挺过去的。他们总是可以的。

“诸位都在做什么?”欧斯罗艾斯突然呵道,抓起一个酒杯,用叉子不停敲打它。每个头颅都抬起来看他,除了洛斯里克。“来,享受食物吧!你们都完成了无比出色的工作,为我们的国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对你们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但我们最应该感谢一个人…”

他砰地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洛里安的杯子从桌上落下、碎裂,划破了他的手掌。洛里安退了一下,惊讶远大于恐惧,因为带有更强力量的东西已经升起,取代了那种情绪。

“我的儿子,”欧斯罗艾斯咬牙切齿道。有几个人翻倒在地,洛里安才注意到。“我的长子,我的血与肉,毁了它。你毁了所有的一切,我们为此努力的一切,在过去的十八年里,为了我们王国的福祉,我们辛勤付出的每一刻!这一切都完了!”他捏紧了拳。血从他的手指间渗出,浸入红色的桌布,将它成黑色。“你这废物,残废的懦夫!”他怒吼着,喷出唾沫星子。“还有你!我们只为了这个制造了你,而你甚至不能用正确的方法去死!”

洛里安突然掀翻桌子,把上面的东西都摔到地上,向着他父亲猛扑过去,用那把燃着火焰的剑将对方击倒在地。仅仅是毫厘之差,它没击中欧斯罗艾斯,把地毯点燃了。国王跌跌撞撞地退了回去,所有的愤怒都被瞠目结舌的震惊取代。人群中有几个人尖叫起来,开始后退,洛里安跪在地上,呼吸粗重。

尽管他失去了一些东西。他不再受到父亲的重视,不再有统治的可能。留下的唯有在这个世上他唯一关心、爱护的人。他们都受够了,洛斯里克受到的更是不可估量,他会确保不会再有人能再伤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他低下头,转身看着他的弟弟,伸出一只手臂给他的孪生王子。无言且心意相通地,洛斯里克抓住了它,攀上了兄长的背,这样他就不会成为负累。如果洛里安能说话,他会让洛斯里克闭上眼睛,但他知道对方不会听从。洛斯里克想要见证之后发生的一切。他想看到人们燃烧起来,就像他们要求他经历的一样。

兵戈厮杀声直到清晨才停止。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