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九)



被清光一把抱住大哭的审神者满心茫然。
完全不明白付丧神为什么突然就哭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审神者停下动作,任他哭个够。

最后大和守安定一脸尴尬地把清光带走,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审神者怀疑是自己刚刚说的话的缘故。
可是他并没有说错啊。

吃过午餐后,审神者被烛台切叫住:“主上您昨天没有换衣服吗?”
审神者还穿着染了血的白衣,脚上缠着的绷带也已散开,他回答:“不需要、更换,外装。”
结果被逼着去洗澡换衣服了。
一边絮絮叨叨地说“不能穿得随随便便啊,要表现得帅气一点”一边为审神者找衣服的烛台切发现审神者根本没带任何行李,最后只好无奈地拿了一件浴衣。

审神者好像特别适合白色的衣服,精致而漠无生气的外表使他像是无机质的人偶,坐在廊下看着屋外雨丝绵绵,几乎就是一件装饰品。

今剑从走廊的另一头出现,看到一身白的审神者,身体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昨晚他看到了审神者威胁三日月的那一幕。
窥探着障子门的缝隙,黑色的灵力擦过他的脸颊,在结界生成之前,居高临下的审神者看到了今剑。
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如果一定要作比的话,大概就是如猛兽一般的攻击性吧。
凶恶的、像是突然看到讨厌的东西似的。

是被讨厌了吗,如果这样的话,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呢?今剑战战兢兢地想要不惊动审神者走过去。
虽然这次的审神者目前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可人类是很善变的,就像第三任审神者那样......

审神者视线空茫地注视着雨中的庭院。
他很少见到下雨天,偶有几次,也是在漆黑的夜里,炮火和硝烟的气味被水混杂,雨声连战争的嘈杂都掩盖,就像黑夜掩盖许多罪恶一样。

这样温和的雨他第一次见,所以一直看着。

今剑的脚步声审神者听到了,也听到了他转过头时孩子那恐惧的抽气声。
银发,红眸。
映在视网膜上的人形幻化成女孩的样子。
“夏...凉...”审神者念出了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言语。


--------------------------

好!气!哦!
唯一一次翘课就遇到辅导员点名,最可恨的是我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
浪费我两个小时!我出门急得外套没批作业没带!只好拿着手机写小说......
收获检讨书x1 预定明天要去挨骂了
QNMB啊啊啊啊好烦啊啊啊没意义的课就不要开好吗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图书馆呢!!!
气炸,番外明天写了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