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八)




三日月曾经在第二任审神者那里看到过有关多重人格的书籍。
但昨晚所见的情况,与其说是人格的转换,更像是鬼上身。
灵力是最好的证据。审神者的灵力强度和纯粹程度都不如昨晚的那个存在。
他想到被威胁的内容,垂下眼帘,盘算着怎么除掉那个东西。

三日月是被第二任审神者从战场带回来的。政府当时考虑到黑暗本丸的状况,特意派了一位本职是心理咨询师的审神者来继任。而那个家伙,和第二任审神者极为相似。
温煦的外表,和气的作风,总是爱笑着处理各类麻烦事,以及难测的心思和一副烂透了的心肝。

第二任审神者没有难以启齿的癖好,表现得几近完美,当时整个本丸可以说是都喜欢那位审神者。
那正是那人想要的。他就像是控偶师一样操控付丧神的心思,看他们为自己喜,为自己忧,轻巧的几句话就挑拨得大家相互怀疑。
作为担任近侍最久的付丧神,也是最自我主义的付丧神,三日月冷眼看他戏弄他们以取乐的行为,最终设计在战场上引得时间溯行军杀了他。

天空阴蒙蒙的,细密的小雨飘荡在空中。本丸内的血迹和脏污已经开始被新任审神者的灵力净化,但仍然空气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审神者吃完早餐后就去了手入室。中伤重伤的刀剑很多,多到不寻常的地步。而且那些伤不太像是和敌军作战得来的。
沉默地做着手入的步骤,对他人恶意善意完全不敏感的审神者根本看不懂付丧神们各异的神色,甚至对试探的言语都毫无所觉。

“为什么要接受这个本丸?”
“政府要求。”
“不怕被我们杀了吗?”
“不。”
“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配合手入。”
“你对一期尼做了什么?为什么一期尼还不醒?!”

审神者想了一下一期尼是谁,继续手入:“昏迷四五天、是正常的。他,没事。”
“如果、如果一期尼后天还不醒,我会杀了你!”
审神者把本体还给厚藤四郎,冷静道:“嗯。下一、个。”

和怒气冲冲的短刀擦肩而过的是加州清光。
审神者接过本体,低头工作。
“我...很抱歉昨晚那样对您。”清光坐在一旁,声音颤抖。“身为刀剑,却对主上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您一定不会再爱我了……是碎刀还是别的什么,您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期盼被使用,期盼被爱护,期盼能再次为主上效力,却想要杀死主上,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一定不会被原谅了吧?
加州清光等待着审神者的审判。

被道歉了。审神者停下动作,看着低垂着头只看得到发旋的付丧神。

沉默了好一会,审神者才想起这种情况应该怎样应答,被人道歉就应该说没关系对吧?
“没,关系。”他看到清光不敢相信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不是说错了。
“可您不觉得难过吗,不觉得被杀死很痛苦吗……您怎么会原谅我呢?”
“我、不会痛,也、不会死。”审神者空无一物的眼中清晰地映出了加州清光的样子,“所以,不用道歉。”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