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五)




“寝当番啊,就是您给予我们爱的时候啊!”清光凑近审神者,“您会用人类的身躯温暖我们...您也会很舒服的。请给予我足够的爱吧……”

爱?那是什么?审神者满心茫然。他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词,也不曾知道什么叫温暖,所以他后退了一步:“别、靠近我。”

暗淡的走廊内看不清清光的表情,审神者继续道:“没有、寝当番。我,去、问,三日月。”

“啊啊,果然还是被比下去了吗?被誉为最美的刀剑吗…明明您曾说过一切照旧的,明明说过最爱我了……”清光喃喃地拔出了本体,红眸似是闪耀着妖魔般的光,“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呢!?”
他认错人了?审神者见势不妙,却仍是晚了一步,被刺穿了咽喉。

血溅上了清光的脸庞。
惊愕吧,恐惧吧,就像我们把您砍倒在本丸门口的时候,承诺再也不会离开吧……
清光满足地收起本体,踩过审神者流淌着的血泊离开了。

而后,断气了的审神者缓缓坐起,抚摸着颈脖上的伤口,等待它愈合。
奇怪,手入过的刀剑还是暗堕状态吗?哪个步骤做错了吗?
在身体恢复力气后,审神者站了起来,准备去近侍室问三日月。

三日月看到一身血迹的审神者倒也不是不惊讶的。
这样些许的惊讶被难以置信取代。
“被暗堕的刀剑攻击了却依然活着,大人可真是...冒昧问一句,大人是人类吗?”

“从、生理构造上,来说,是。”审神者回答,“比起这、个,暗堕不能,通过手入,解、决吗?”
“不能。”三日月似笑非笑,“一般来说,暗堕了的刀剑只有刀解这一个下场。而且暗堕是有感染力的,要尽快处理掉呢。”

审神者看着他,摇摇头:“不能刀、解。”
“那可就没有办法了。”三日月眯起了眼。
两个人一时无言。
“上届、审神者的,尸体呢?”审神者才想起来还需向政府汇报这一件事。
“我们处理掉了。”索性连暗堕刀剑的事情都被发现,这个也没必要隐瞒了。
审神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人不害怕吗?”

当审神者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身后传来这样一句问话。

“我,已经,不会再害怕、什么,了。”审神者回答道,即使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这样回答。

“啊,对了。寝当、番,是什么?”折回来的审神者问道。

--------------------------

思修课实在是太无聊了……
夸我,快夸我,不然这就是明天的更新了(威胁状
【评论可以触发更新】bug已发现,是否修复?

评论(1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