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三)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二天下午,在将自称是药研藤四郎的付丧神带来的刀剑都手入完毕后,审神者终于有时间思考有关日课的事情。

狐之助说的日课,是政府考虑过黑暗本丸的情况后的特殊版本。远征在三个月后才需要开始,而出战在一个月后进行要求。由于在接手之后政府给予的一个月的材料补贴,审神者可以说是除了手入之外没什么要考虑的。
不对,还有一个叫内番的东西。

“大将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一直沉默坐在一旁看审神者手入的药研突然问道。
“可以、告诉我、有关内、番的事情,吗?”审神者也没疑惑为什么药研会知道他有不解的地方,应该说,审神者就是这样的家伙。

药研观察审神者一下午,也只得出和鹤丸一样的结论。像是人偶一样的人。所以当见到这样的审神者居然会有类似疑惑的神情变化时,药研心里甚至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很害怕新的审神者,明明看起来是介于少年和孩童之间的纤弱身姿,明明只是脆弱的人类。

“现在本丸的内番安排都是由三日月殿决定的。远征也是,为了拿到足够我们自己手入的材料...”
太奇怪了,为什么全都说出来了?药研有些傻眼。
万一审神者将这些事情上报时之政府......

审神者像是完全没在听的样子,视线说不出是沉凝还是茫然。
“...还请大将不要上报!本丸里有些刀剑男士已经在暗堕边缘,如果我们不自行手入的话……”
啊,一期哥在本丸门口袭击过审神者。怎么办,瞒不下去了吗?
审神者什么都没说,缓缓地将视线与药研对上。
没有任何情绪的痕迹。无从揣测他的想法。这时候不应该是为了安抚我们说些什么吗!

“上报、什么?不、可以做吗?”审神者慢慢地、像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没别的意思,看着药研只是因为有人和他说过说话的时候要注视着别人的眼睛而已。
不过反倒像是威胁了。

气氛一时沉重。

“哈哈哈,主上想要怎么做,我们都会遵从的。”有人在拉门外说话。
门被拉开,眼含新月的付丧神跪坐在那里,身后是一大帮付丧神,也不知他们听了多久。
“初次见面,我是三日月宗近。锻冶时打除刃纹较多,故而得名三日月。昨日未曾前来迎接,真是十分抱歉。”
三日月宗近微微躬身,笑道。

-----------------------------/

据说阿官要限锻数珠丸.....
我短刀队没练成地下城没打通江雪还没锻出来
你居然就开数珠丸?!
刀帐上那个NO.17真是叫我......心潮澎湃

啊啊啊啊啊啊数珠丸阁下啊啊啊啊啊
倾家荡产我也要锻出你!!!!!
立flag 限锻出了数珠丸我就四月完结本文

我去肝地下城了......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