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二)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二天,确切的说,是第一天的凌晨,审神者被夜袭了。
在离开手入室后步入主屋的黑暗里,鹤丸的身影像是被染黑的白羽般彻底融入,没有了鹤丸的指引,审神者迷路在一楼错综复杂的走廊间。

相对于狐之助的不安,审神者无所谓的寻了间空房间。在狐之助的指导下完成了对本丸的接收和对接下来工作的了解后,审神者端坐在房间中央,合上了眼睛。
狐之助刚想要提醒审神者一楼没有结界保护,一把刀便悄无声息地穿透了它的咽喉,将它钉死在地上。

来者靠近似乎毫无戒心的审神者,阴冷地注视着他。
正当他打算动手时,审神者毫无预兆地睁眼,直直的看着付丧神的脸。

凭借着极强的夜视能力,付丧神看到了审神者的双眼。和之前不同,无机质的红眸此时像是翻涌着恶意的血海,审神者勾起一个笑容:“哎呀?想要在入职前杀掉他吗?晚了一步哦。”

药研藤四郎几乎是强压下翻涌上来的恶心感。
刀剑被赋予人型,自然也拥有人所有的生理功能。心灵在承载了过多的情绪后便会反映在身体上,作出不受控制的事情来。
那一眼的带来的恶意简直像是被灌了一肚子黑泥般。

这个人不是之前的那个的事实不容辩驳。

被可怕的东西压迫着无法动弹的药研眼睁睁看着审神者靠近。
“你受伤了。他的责任是帮你们手入吗?真是,何必要接触呢,归根结底就是输入灵力吧。我得让他学会这个...这样他就不用碰你们了。”审神者温柔地笑着,熟练地用灵力修复着付丧神的身体。

像是被蛇类接触的感觉。

“好啦。可不要告诉他哦。”审神者竖起食指抵在唇上,“明天带着需要手入的刀来,知道吗?”
药研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并且在冥冥间缔结了契约。
“乖孩子。啊,找一个和情合理的理由糊弄其他付丧神不算难吧?好好解释明天你要做的事情,忘掉我的存在。好了,回去吧。”

药研离开后,审神者看向地上的狐之助。
他用灵力修复了狐狸的身体,检查发现刚刚的事情没有被第三者看到后回到了之前的位置,缓慢地陷入沉眠。

审神者深陷不知何人的梦境。
血。血。血。分娩的女人。全白的场景。断掉了四肢。噪音。警告声。血。一具躯壳。黑发的男孩。血。泛着蓝光的显示屏。血。血。全是血。

“......”他好像叫了谁的名字。
不记得了。一点都不记得了。无论是昨晚的梦,还是不自觉发出的音节。

审神者依旧像是人偶一样地端坐着,直到狐之助醒来。

---------------------------

尽量日更,评论可能触发加更。
.......你们还是当作没看见上面那句话吧(正色

cp出场了,你们就说帅不帅!
以及,不是双重人格(我不吃自攻自受的啊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