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X天(一)

1.思考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开刀乱的坑,有什么梗就是要写嘛不然等对刀乱没有爱了放在脑子里发霉吗……
2.传统意义上的黑暗本丸设定,行为暴力不手入不供食寝当番等等,不适者慎入
3.角色属于刀乱,ooc属于我
4.审神者自带cp,以及不要喜欢他家cp,那就是个人渣(?)
5.可能有修罗场,想到哪写到哪,放飞自我

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

来到黑暗本丸的第一天,审神者平静无波的接受了那个阴森森宛如鬼屋的大宅就是自己以后的安置之所的情况。
政府工作人员并未向他说明更多,交代完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急匆匆离开了,像是对此地避之不及的样子。
任务一,阻止本丸内刀剑暗堕;任务二,使本丸能够正常运行。要求是在任职期间内不能有刀解发生。
看似简单的任务,内里大有文章可做。
但对于审神者来说,目标困难与否并不重要,他只要完成就够了,无需思考太多。

怀抱着作为引导者的狐之助,审神者敲响了本丸的大门。
然后在大门打开的瞬间被捅了个对穿。

蓝发的付丧神用已经隐隐长出骨刺的手将刀抽出来,冷冷地看着新任的审神者。
他和一双血红的眸子对上了。
没有任何情绪,简直像是人偶的眼睛。

审神者抓住一期一振的手,下达了命令【死去吧】。
随着刀身离开身体,审神者身上的伤口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愈合。
他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判断出自己无法搬动付丧神,于是毫不犹豫地绕过他进入了本丸。

“您...您杀了刚刚那位付丧神吗?”狐之助在审神者怀里瑟瑟发抖。
“不。我的、能力被,限制。他,只是、晕过去。”审神者说话的方式很奇怪,像是过久没有使用过的机器,给人一种艰涩幸苦的感觉。

本丸里的景色有点可怕,空气里弥漫着血气,地上四处是血迹和战斗的痕迹。
没有见到别的付丧神。

据来之前政府人员的介绍,这座本丸存在的历史很长,刀帐已经集齐,在被确认为黑暗本丸之后前来任职的五位审神者最长的任职期不过一年。
并且在他之前的那一位审神者在向政府发送求救信号后就音讯全无。
所以他还肩负着搜寻前任审神者的工作。

对灵力运用尚不熟练的审神者没能发现本丸里的灵力混乱程度昭示着本丸已经无主。
他是被在路上遇到的白发付丧神告知的。
笑得一脸无害的鹤丸国永带着审神者向主屋走去。
武力解决不行,就暂且蛰伏吧。
或者说,比起恶意,这种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孩子会更好哄骗些?
他向审神者解释着本丸里的情况:“...由于缺少手入,很对刀剑男士都处于无法移动的状态,所以无法前来迎接。至于一期殿,处于暗堕边缘的付丧神神智不太清楚...还请多加小心。”
审神者点点头,问:“手入、室、在哪?”
“在为我们手入前,不先处理下伤口吗?这样红与白交织着,倒是像鹤呢……”鹤丸金色的眼里暗沉一片。
“已经,好了。”审神者身上式样奇特的白色罩衫被血染红了一大半。

这个新任审神者很古怪。鹤丸看着他一板一眼的为自己的本体手入,心里揣度着。
首先是过于精致的相貌,并不叫人赏心悦目反而总有一些微妙的不协调;再来是从进入本丸起就没有改变过神情,根本不是强做镇定,从本体反馈来的感觉就是平静得近乎漠然;以及不似常人的恢复速度...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这么一来,也不奇怪政府居然会派遣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担任审神者。

在手入之后,审神者拒绝了鹤丸提出的保护请求。
“可这里不安全,本丸里有部分刀剑仇视人类…您的初始刀呢?”
“初始、刀?”
狐之助傻了眼:“您没有选择初始刀吗?那谁来保护您?”

刹那间,刀光闪过,审神者所在的位置被劈出一条大裂缝,而审神者及时反应抱着狐之助跳到了一边。
手入室外的走廊黑暗寂静得像是怪物潜伏的巢穴。
“走、了。”审神者平静地说道。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