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荼靡之花(三)

人要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混乱开始之前,苍羽家那位名存实亡的族长就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叫到了身前。
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平庸之辈,以至于到了被自己的妻子背叛、成为一个被各方操控的傀儡这样的地步。
他自认唯一明智的,就是用手上仅存的权力换取了对女儿的庇护。
可现在,庇护的时间已尽,他的生命也将走向尽头。
那这个孩子要怎么办呢?她还那么小,生来的美貌此时变成了催命符,有谁可以照顾她呢?
他只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

苍羽幽却无法理解父亲所说的一切。
叔父要杀了父亲,母亲也要杀了父亲,自己也不是父亲的孩子......她所处的世界在摇摇欲坠。
而在父亲死后,她会遭遇什么?
仅仅是稍微思考就毛骨悚然的结局。

外来者进入到屋里看到的景象,就是苍羽家的姬君梨花带雨的为死去的族长哭泣着,即使恐惧和哀伤交织的神情也无损于她的美丽。

突如其来的怜惜之情,就像是一片雪花落入湖中。
他尽可能温柔地抱起她,看她瑟瑟发抖缩在自己怀里,向来冷酷的心微微被打动了一下。
带她走吧。反正这个家族即将更换掌权人,谁会去在乎一个女孩呢?

如他所料,在得知“幽姬失踪”这样的消息后,无论是苍羽忠平还是苍羽椿,都没有分出任何人手去寻找前不久还是“苍羽家珍宝”的那位姬君。
让小姑娘死了那回家的心吧。外来者笑着安慰幽:“没关系啊,幽姬可以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哦。”
说这话时,他们已经离开了苍羽家的势力范围,在一间完全不逊于苍羽家主屋的房子里。绫罗绸缎,珊瑚珐琅,或是精致的或是逗趣的东西都被呈上来以讨好那个主座上的女孩。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啊。就是因为这个,我那时才会去探望你父亲。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哎呀,总之,我以后会照顾好你的。”
外来者笑眯眯的说,完全扭曲了事实。
“我吗?我叫诸紫,你叫我哥哥也可以哦。”

苍羽渊接过手下人呈递的情报,扫了一眼就无趣地放下。
“我那个表兄想要做什么呢?收养幽姬?想借血脉名义插手苍羽家吗…”他吸了一口烟,悠悠吐出:“算了…反正也无关紧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