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荼靡之花(一)

食用指南:
1.又是一个暗黑向的兄妹故事,内含各种不适情节
2.这次是万人迷妹妹单箭头哥哥的故事
3.纯粹架空,不要和作者计较逻辑问题
4.更新看灵感和时间,如果喜欢,请给作者一个❤️,说不定有加更呢

可以接受的话请~

----------------------------

寂寞,水滴声回荡在空荡荡的石窟里激起了无限的寂寞。
他被拷在家族禁地的地下。没有见过天空,没有见过阳光。
即使每日都有人来为他梳洗打扮,三餐也从未缺省,甚至还有各式各样的书籍被送来,他还是不觉得自己算是活着。
像个幽灵一样,不,应该说他就是早应该在出生时就死去的亡灵。

双生子不祥。更何况是乱伦生下的禁忌之子。
那都是他的姨母在发疯的间隙断断续续告知他的家族的秘密。
于是和兄长通奸的族长夫人被处死,而她这个陪嫁的庶妹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在他仅仅凭借文字构建出的世界观里,所有活在外面的人,都是家族的符号。

“可是啊,那个男人,那个懦弱如狗又愚蠢如猪的家伙,他居然用尽一生的勇气去留下了一个孩子哦?!原本你和你的妹妹都是要死的!真不知道为了只见过一面的女人放弃了那么多东西的家伙在想什么啊?哈哈哈哈哈......”
姨母笑出了眼泪:“哪怕是和别的男人的孩子也毫不在意地抚养着呢!用最好的绢绸供养、用珍贵的琼浆喂食,所谓的苍羽家的姬君?明明只是个私生女啊!明明他是有自己的妻子的啊!可他就是不愿意碰我...恶心!恶心的家伙!”
“所以,我也才留下你啊。”姨母抚摸着他的脸庞,喃喃自语,“渊君可要争点气哦?你可是我救回来我养大的哦?渊君也不想一辈子都活在这种地方吧?作为背后的阴影活着什么的,被自己的兄弟姐妹欺压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后姨母开始处理他脖子上被她掐出的血痕,用一种轻柔又饱含情欲的手法。

“啊啊啊,我的孩子,我美丽的孩子.....”嘶哑得犹如夜枭的嗓音,姨母的眼神也宛如贪婪舔过猎物的兽类,整个人伏在他身上达到了高潮。

他沉默不语任由她动作,像是人偶,像是已经死去。
在她走后,他缓慢坐起,将手覆在脸上,发出一声嗤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