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畸病(三)

美丽的、楚楚可怜的事物惹人喜爱。
我第一次见到尚是孩童的她时,就被那种暗含阴郁和不详的美丽折服。
作为医生,总是为病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的求生欲所惊叹,人类在死亡面前是最不能隐瞒的。想看到那些燃烧的生命火焰,大概就是我选择做一名医生的原因吧。

我希望看到她在求生时的美丽。

但最近,我的小姑娘有些不对劲。
情绪的低沉是会反映在身体上的,她平时脸色可没有那么苍白。
我向她询问是否有什么烦恼,她用一种看似平淡实际却如若死去的神色说:“我想要杀掉哥哥。”
这倒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她能忍受她哥哥那不正常的独占欲那么久才是叫我惊讶的。
“需要我做什么吗?”我微笑着问她。

“医生,你怎么会帮我?”她苦笑道,“哥哥才是你的雇主吧?”
“可你才是我的病人。如果这对你的病情有帮助的话,我为什么不尽自己的责任呢?”
她沉默不语,半晌才说道:“医生知道哥哥对我做过什么,那个时候又为什么不尽责任呢?”

“知道那个对你的病情没有好处。”
因为不再治疗你的话,我连见你都不可能啊。

扶了扶眼镜,我把真心话吞下去,笑眯眯地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