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随想



我不喜欢孩子。只要是无法与之交流的拥有人型的动物,我都认定他是“孩子”。
你无法和他们交谈,他们不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意思,用怪诞的表情回应你,用笨拙的动作嘲笑你,他们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是完全地属于另一个种族。他们好奇地打量冲他们笑或说话的大人,目光不带善意和恶意。
当一个孩子单纯地笑着从我面前奔跑过去,我总会想着,想着要悄悄伸出脚去绊倒他,想象着他头破血流号啕大哭,总而言之就是要让那欢乐的神情从他脸上消失才行;或者又有一个孩子在楼梯上蹦蹦跳跳,天真地玩着数数的游戏,我在那背后,也想着推下他,看他在楼梯上翻滚,最好折了哪里的骨头,留下“楼梯很可怕”的心理阴影;甚至于听到孩子在游戏时的大声喊叫、欢笑,我简直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要掐住他们脖子的渴望,看到他们脸上青紫,发出含糊的求救声,哭泣着意识到世界很危险。
是的,世界那么危险,充斥着像我这样的人,所以那些孩子的父母理所应当要保护好他们,尽量别让他们出门,也教会他们在外面安分守己,最好啊,是早点长成大人。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