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某位见习法师的工作(摸鱼)日志





我觉得也许阿里克蒂亚所说的,协助她整理出一份完整世界树图就教我上位时空法则的承诺,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免费劳力而已。
即使同样身为无视时间法则的存在的我,也不得不对这无边无际的书海陷入绝望。
看来她所说的“去过很多世界”的过去不是扯淡,但证明了她的确是“时空的魔女”又有什么用,现在她还不是囚徒一样待在自己的半位面里躲法则。

魔女也好,法神也好,这些触碰到最高法则的存在,无一幸免的成为法则的一部分。但这又不算是诅咒,应该说是某种设定好的规则,是它为了不被下位者使用的自我保护机制。阿里克蒂亚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目睹了“因果律的魔女”羽萨蒂丝的消亡之后才认识到这一点。虽然说法师是追寻真理的一群人,但自己成为真理还是挺没意思的吧。

幸好这个规则,或者说法则因为它一贯的“不能直接影响事物的变化”的特性,阿里克蒂亚才有机会躲到这个几乎完全不受时间影响的地方来。因果的魔女化作命运的指针,光明的神子成为光暗的天平,看着自己的朋友逐渐消失,这也是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因为法则毫无自我意识,我简直都要怀疑它是不是怀着什么恶趣味了。
顺便弄得那些法师有家不能回,敢出现在本源世界一个抓一个,现在魔法世界的常识都成了“不可能存在圣者阶级以上的强者”,我告诉阿里克蒂亚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脸都青了,不过魔法侧的情况比科技侧好一点,毕竟法师们的研究往往是独自的,我已经不想数到底观测到过几个科技树点得太高的世界残骸波动了。

当研究成果已经扩散到全世界...那就只能全世界一起倒霉。实际上魔法侧的毁灭也不少,什么元素紊乱亡灵天灾时空偏移,阿里克蒂亚说她出身的那个世界仍然存在,是由于它的发展程度处于临界点上。
但什么“自然而然的稳定”估计是胡说的,要说她没做什么,呵,我都算出来那个世界的历史出现过回溯了。区区一个莫比乌斯环,难道至于让她感到羞耻?猜测一下,肯定是她借助了羽萨蒂丝的力量对未来进行了预测,然后才回到那个“特异时间点”(应该是元素理论被完善的时候)做出改变,过去的参数被修改影响未来,很有可能就是这件事造成因果律魔女的消失。不过那家伙没给我看那个世界的记录,这仅仅是推测而已。

上回我总结的“镜面世界”理论还是缺少案例支持,有关灵魂起源的部分也没有完善理论依据,如果在她的记录里找不到更多证据,我就只能去拜访那位生命的魔女了。阿里克蒂亚似乎很不喜欢她。要去找找坐标才行,前提是还能找到的话。阿里克蒂亚小心眼到不至于,小气是肯定的。每次准备时空魔法的材料都刚刚好,还美其名曰精准,当我不知道魔法材料讲究的是品质和种类吗,又不是炼金术要求那么苛刻......

想到她拿被困在半位面出不去不能补充材料这个理由就无语,那你说我每次回来上交的是什么?每次你出发前给我的清单又是什么?当我没看到那些跑来和她交易的家伙吗。

说起来她的炼金术是在哪个世界学的?不是说炼金术的湮灭才诞生了魔法和科技的吗?她不是在传承上骗了我就是在年龄上骗了我,我倾向于年龄。应该不止两千岁了吧,那个魔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