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恶质的花朵



“你和我是一样的人呢。”病床旁面容姣好的少年笑眯眯地削着苹果,眼神不知是落到了鲜艳的果皮上还是病床上人纤细的脖颈上。

“那个恋童癖死了哦。开心吗?我已经成年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虽说只是收养来的关系,但我还是会肩负起有关你的责任的。从今以后,我们还是家人,我会和以前一样好好照顾你的~”
少年笑颜如花,说着明面上友爱实际上是残酷宣判的话语,窥伺着床上病人的表情。

那人没有理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脖子上的淤痕即使经过处理还是变成了暗青紫色。少年等了一会,索然无味地把削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里,凑近他之后用刀刃抵在他的耳朵边上。
“喂,别不理我啊。你的鼓膜破了吗?要我帮你戳破它吗?还是说麻醉打得太多了?诶你觉得要多痛才能唤醒你的脑子,切掉一根手指怎么样…别做出一副死人的样子来!我不会让你死掉的!”少年突然暴跳如雷,死死地扼住病人的脖子,“起来呀!不就是杀了人吗!那种人渣恋童癖本来就不应该活着!胜利的是你和我!再也没人会叫我们穿裙子,再也不用经历那么恶心的夜晚,再也不要装作女孩子!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哪怕是让那些玫瑰再变红一次...”
“闭...嘴。”床上的人张口打断少年,那反抗相对于少年狂风暴雨般倾泻的话来说不值一提,但少年愣了一下,怔怔停住,随即无法抑制地狂笑起来。
“......果然啊,邻居家的那个小孩是你杀的。”少年的笑容宛如散发着腐败气息的花朵,将全数恶意砸向床上的人,“你杀了他之后把他埋在窗口正对着的那个花圃里。所以那几个月你才天天都去照看花,免得我们发现底下的尸体。然后第二年硬是坚持不换掉里面种的玫瑰...你明明不像我,我嫉妒那个孩子,而你喜欢他吧?喜欢得不得了,连规矩都顾不上也要天天去见人家。你那时的表情可温柔了,简直像是要表白一样。也就是说......”

少年俯下身,与对方额头贴着额头,状似亲密地道:“越是心里欢喜,越是怀抱杀意,你就是那样的人吧?”
“那你杀了'父亲',也是因为喜欢?”少年自己又咯咯地笑,“真恶心。”
“别开玩笑。”他嘶哑的声音配着此时阴沉的脸色对少年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所以少年只是以轻佻的神色回应。
“我只是不想真的变成女人而已。他没来得及在你身上实施的,自然要趁着我还在发育期内完成啊……”那人恨恨地说。

“雌性激素吗?也确实呢。连你都没办法忍受了。”少年得到答案,满意地起身。“说起来,我还以为你会把我一起杀掉的。按刚刚的结论来看,你也讨厌我吧?真是太令我难过了。”
“你要是能自己去死,我会非常感激不尽。”他神色恹恹,因为刚才的缺氧本就处于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他闭上眼将头转到一边,摆明了不想再交谈的姿态。

少年眼珠一转,兴起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他缓慢而静悄悄地挪动着身体,一点一点地把自己塞进了被褥里,在床上的人陷入浅眠之后将他抱在了怀里。

啊,好期待他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那个表情...心满意足地设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少年也放纵自己沉入睡眠。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