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est

先当一个硬盘党
搞翻译使我快乐(发出快要被饿死的声音)

练笔片段no.2





夏意牵着千鸩的手,不仅仅是怕那孩子的体力跟不上,也是为了防止弄丢他。

虚构的世界在崩塌,悄无声息地、介于缓慢和迅猛之间地,灰白色的建筑连着深色的地面一起落入未知领域,天空偶尔闪烁过0和1的篇章。夏意几乎可以透过那些数据感受到伊利亚非得弄死他们的决心。

算了,反正一开始也预料到这种可能。夏意猛地停下,一把扯过千鸩瘦弱的身体,躲开了一只数据兽的袭击,面色阴晴不定。
就算千鸩的能力可以撕开这个程度世界,他们也不一定能够脱离伊利亚的掌控,如果它察觉到千鸩的力量在程序世界里也可以使用,花费点内存把这里改造成俄罗斯套娃般的死循环,他们就真的被关起来了。
夏意吐出一口气,低头看着千鸩,视线恰好和那双红色的眼睛撞在了一起。

平静且冷淡的,宛如人偶般的眼睛,此时仍然一如初见那样注视着自己。
不能从纯粹的黑中窥见任何,亦不能从纯粹的白中获取任何,他的心思和情绪就像是猫箱,以自己的能力都不能看透。

真是,太令人厌恶了。我所未知的事物。

夏意朝他笑了一下,继续带着千鸩逃离这崩坏的世界。两个人的身影跌跌撞撞,光芒之下都没有影子跟随。

“在这里等我。”夏意帮千鸩绑好散落的绷带,小心拂过掩藏在绷带下被缝合的触目惊心的伤痕,漫不经心地想到:他看起来就像被剪开又缝回去的布偶娃娃。

千鸩乖顺地点头,目送他离开的身影消失在废墟之中,随即将注意力转向已经蔓延到脚底下狂暴又静谧的“裂缝”。那是摧枯拉朽般的数据洪流,因为不存在能够被呈现出的模样而宛如细长的黑洞。千鸩一直站在那里,直到自己的存在被解读、被覆盖,他也依然站着,不曾挪动一步。


...........

“我们最好快一点。”听辨不出男女的电子声催促道,“我也不知道能把他关多久,趁现在你到控制室把我的数据核心备份带走,然后摧毁控电装置,没有了我的调控,那个世界的'门'也就不存在了。他绝对逃不出来,只能永远在里面找出口。”
千鸩摘下连接在脑部的贴片,踩在布满了干冰的地面,像是踩在云层之上。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又迟疑了一会,顺手把门关上了。
“怎么、走?”他抬头对着走廊上的监控器问。
尽头的门“哐”地一声开始解锁,所有的警备设施都转入安全状态,千鸩茫然四顾,最后顺着闪烁着的照明灯走向基地的深处。

............

那山一般的机械组合体由下而上地逐渐熄灭,犹如呼吸的颤动也慢慢停止,像是陷入深眠的巨兽。整个房间内只剩下用于照明的灯还坚持自己的职责。千鸩从操作台上拔下用于做钥匙的接入磁盘,按照伊利亚的指示俯下身插进某个相当不起眼的接口。

“数据录入很快就好...其实我的核心程序是由很简单的代码构成的哦?接下来我得睡一会了,脱出的指示路线我已经帮你标出来,你跟着箭头走就行……”伊利亚的声音仿佛带着轻松愉悦的情感。如果它是人类,此时的心情用欢呼雀跃来形容也不为过。

四周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设备都因失去管理者而关闭。头一次地,在早已习以为常的寂静中,千鸩感到些许寂寞。他环顾这算得上是基地中枢的地方,又低头观察手上的磁盘,歪歪头,轻而易举地折断了它。

他随意地把碎片撒到地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控制室。

评论(2)

热度(3)